English
Tel:4006318682

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新聞 > 常見問題

施尼茨勒作品譯介

 2020-10-29 11:02:58
點擊:13

施尼茨勒Arthur Schnitzler( 1862—1931 ),奧地利劇作家、小說家,是“青年維也納詩社”的核心人物。施尼茨勒曾結識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并把心理分析方法運用于文學創作,被稱為弗洛伊德在文學上的“雙影人”。施尼茨勒自認為一生都在探索人的靈魂這個“遙遠的國度",作品較少反映重大社會問題,自稱:“我表現愛情和死亡?!彼J為描寫水兵暴動并不比描寫愛與死等現象更具普遍性、更有時代氣息。他的作品除少數取材于歷史外,大多描寫當時沒落貴族、資產階級、小市民等對待愛情、婚姻和性 生活的態度與變態心理,反映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維也納的社會風貌,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資產階級荒淫的生活和腐朽沒落的文化。


施尼茨勒前期創作的主要成就在戲劇,重要劇作有《阿納托爾》(1893)、《兒戲戀愛》(1895、《綠鸚鵡》(1899、《輪舞》(1900、《孤獨的路》(1903、《遙遠的國度》 (191、《貝恩哈迪教授》(1912等。他也是當時維也納戲劇界的代表人物之一,與奧地利戲劇家胡戈?封?霍夫曼斯塔爾齊名。施尼茨勒的作品還有長篇小說《通向野外的道路》(1908、《特雷塞》(1928和其他中短篇小說。晩期作品有《夢的故事》 (1926、《清晨的賭博》(1927、《逃向黑暗》(1931等?!豆潘固厣傥尽肥撬拇碜?, 作者寫古斯特少尉遭受侮辱后決定用自殺來保全體面,當聽到侮辱他的人中風暴亡, 這才如釋重負。這些心理活動的描寫,對軍官們的虛榮心和等級優越感進行了深刻的揭露和辛辣的諷刺。在藝術上,施尼茨勒采用了“內心獨白”的表現手法。他是德語文學史上第一個采用這種寫作技巧的作家。


施尼茨勒善于深入觀察人物的內心世界,在描寫人物的心理活動和捕捉片刻的印象方面都有獨到之處,“人的心靈是個廣闊的原野”成為他著名的格言。他在作品中運用心理分析學,把現實與幻覺、真實與假象融為一體,給作品蒙上一種朦朧、神秘的色彩。作者通過這種手法成功地表現了人物的苦悶、彷徨、悲觀、無聊、沒落等情感。后來,意大利劇作家皮蘭德婁、法國作家季洛杜和熱內等人進ー步發展了這種表現手法。而《古斯特少尉》中內心獨白的技巧在愛爾蘭作家喬伊斯的《尤利西斯》中得到更廣泛的運用,并且成為現代小說相當重要的一種藝術手法。


施尼茨勒是最早被譯介到中國的奧地利作家,他本人以及他的作品一度在中國得到了很高的重視。他的名字最初被翻譯為顯尼志勞和顯尼志勒,直到改革開放后才被翻譯為施尼茨勒并延續至今。施尼茨勒作品在中國的譯介可以被鮮明的分為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為1919年至新中國成立前,中國文學家、翻譯家開始譯介施氏作品,并在中國翻譯界中掀起了“施尼茨勒熱”;第二個時期為“大革”后,又有一批施氏作品的譯作出現。而在新中國成立后改革開放前無論是對施尼茨勒作品的翻譯還是再版,都幾乎是空白。


在發掘施尼茨勒作品在中國的譯介情況方面,北京大學德語系的吳曉樵先生的努力功不可沒。他的《施尼茨勒與中國結緣》及《被忘卻的維也納相會》兩篇文章為喜愛施尼茨勒作品的讀者提供了大量關于施尼茨勒作品20世紀早期在中國的翻譯史料。


20世紀早期中國文壇、尤其是翻譯界掀起了“施尼茨勒熱”。吳曉樵發現:對于施尼茨勒,中國現代作家一度是很重視的。在1919和1920年,文學研究會主要發起人茅盾率先翻譯過施尼茨勒的成名作組劇《阿那托爾》的兩個獨幕劇《界石》與《結婚曰的早晨》,發表時均署筆名“冰”。后來他委托文學研究會另一重要成員郭紹虞翻譯整部劇本,列入“文學研究會叢書”,1922年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鄭振鐸作序。這是我國出版的最早的德語戲劇作品單行本之一。郭紹虞翻譯的劇本是各幕均可獨立的 七部“連環劇”,由英譯本轉譯過來的。1922年初版,1924年再版,1933年國難后1 版,該作品在中國受歡迎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924年陳西瀅在上?!短窖蟆冯s志發表長篇論文,論述施尼茨勒的創作,并對郭譯中的錯誤提出商榷。雜志同時發表了戲劇家丁西林根據德文直接譯出的《顯尼志勞戲劇的一幕——買圣誕禮物》,所譯的亦是《阿那托爾》中的一個獨幕劇,以同郭譯對勘。這是中國根據德文直接譯介施尼茨勒作品的開端。隨后翻譯施尼茨勒劇本成為20世紀20年代的文學翻譯熱點。袁 昌英、劉紹蒼、林疑今等都譯介過施氏的戲劇作品。田漢翻譯過他的劇本《最后的假面》(1929,當時此劇曾由南國社公演。文學研究會成員趙伯顏翻譯了施尼茨勒劇本 《戀愛三昧》和《循環舞》?!稇賽廴痢钒ㄈ粍 稇賽廴痢泛酮毮粍 毒G鸚鵡》,由 上海樂群書店1929年出版?!堆h舞》由上海水沫書店1930年出版。


施尼茨勒小說在民國時的翻譯,更是呈現罕見的繁榮。1930年上?,F代書局初版了段可情翻譯的長篇小說《死》,1933年再版。1932年上海中華書局初版。劉大杰根據英譯本轉譯的長篇小說《苦戀》,編入“現代文學叢刊”,1940年昆明三版。而李志萃也編譯了這部小說,于1934年由上海開華書局出版,收入“通俗本世界名著叢刊”;1935年由上海中學生書局再版。此外周瘦鵑、葉靈風、林徽音以及鐘憲民也都翻 譯過施尼茨勒的小說。郁達夫在《歌德以后的德國文學劇目》(1931—文中,所列當 時計劃翻譯介紹的德語文學清單包括了施尼茨勒的小說《貝爾達?茄蘭夫人》(即劉大杰譯《苦戀》)。吳曉樵經過研究發現現代作家、創造社元老、“左聯”發起人和主要成員陶晶孫先生也是我國早年譯介施尼茨勒的現代翻譯家之一。陶晶孫早年翻譯的施尼茨勒作品是短篇小說《育目的極洛尼莫和他的哥哥》(現有趙登榮教授的譯文,題 為《瞎子基羅尼莢和他的哥哥》)。這篇譯作收入由上海世界文藝書社1930年4月出 版的陶晶孫翻譯小說集《盲目兄弟的愛》,書名顯然也是取意于這篇小說。


譯介施尼茨勒小說最多的當推著名的新感覺派作家、文學翻譯家施蟄存先生。自1929年起,他翻譯了施尼茨勒的數部小說。其中有:自英法文譯本轉譯過來的《自殺以前》(今譯《古斯特上尉》);《牧人之笛》;上海神州國光社1931年出版的《婦心三部曲》,本書系三部小說(長篇《蓓爾達茄蘭夫人》、中篇《毗亞特麗思》和《愛爾賽小姐》) 的合集,1947年上海言行社再版,文化出版社和言行社還于1941年出版了這三部小 說的單行本,但分別更名為《孤零》、《私戀》和《女難》,南平復興出版社也于1945年發 行了《愛爾賽之死》(即《愛爾賽小姐》);據英譯本轉譯過來的中篇小說《薄命的戴麗 莎》,1937年由上海中華書局出版,編入“世界文學全集”。

1994年夏天,德語翻譯家吳曉樵在北京大學德文專業撰寫畢業論文時,在趙蓉恒教授的指導和鼓勵下,以“施尼茨勒作品中譯考略及影響初探”為題,考察了這位奧地利重要作家的作品在中國的流布。在查找民國時期翻譯施尼茨勒的中文資料時,吳曉樵注意到一位極其重要的譯者趙伯顏。


改革開放后,施尼茨勒的幾部曾在民國時期翻譯過的作品又被重譯,另外還有幾部作品也陸續被翻譯到中國?!栋瑺栙愋〗恪穬纱伪环g家重新翻譯。一次是吳麟緩在《當代外國文學》1985年的第4期(也是改革開放后最初出現施尼茨勒的譯介作品的雜志)發表的,但書名更改為《埃爾澤小姐》。另一次是上海譯文出版社1992年3 月出版的“譯文叢書”系列中的由吳秀方等翻譯的,書名為《艾爾絲小姐》。另一部被重新翻譯的作品為《自殺以前》?!懂敶鈬膶W》1989年第4期發表了蔡鴻君重譯的該小說但更名為《古斯特少尉》。1991年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了蔡鴻君編譯的“施尼茨勒中篇小說選”,并以此部作品取為書名。


施尼茨勒的其他幾部作品是第一次與中國讀者見面?!懂敶鈬膶W》1986年的第4期發表了著名德語翻譯家張玉書翻譯的《一位作家的遣書》;1991年上海譯文出 版社出版了張玉書等譯的“施尼茨勒小說選”,收錄了該小說并以其命名?!懂敶鈬?文學》1990年的第2期發表了德語翻譯家趙燮生翻譯的施氏短篇小說《賢者的妻子》。1988年6月長春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出版了楊源翻譯的《相思的苦酒》。1992年12月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了由蔡鴻君等人翻譯的《陌生的女人——施尼茨勒小說集》, 收入馮至主編的“現代德語文學叢書”。1999年臺灣時報文化出版企業公司出版了太藍翻譯的中篇小說《綺夢春色》。2004年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了章鵬髙翻譯的中篇小說《遁入黑暗》,收入“德語國家文學名篇叢書”。

大連翻譯公司

網站技術支持: 煙臺捷誠網絡公司
(★^O^★)MG进击的猿人_豪华版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 微信好友麻将 娱乐城堡充气滑梯 双色球规律杀凤尾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麻将软件安装包下载 今日3d开奖号码 越南河内五分彩在越南合法吗 山东群英会中奖奖金 企业管理专业课程 bbin电子注册 京东江西时时彩骗局 环球彩票平台下载安装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好彩网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168